京津冀協同發展,水環境是“先手棋

  • 时间:
  • 浏览:6
最佳回答

京津冀是聯合開發的。水環境是“正手擊球”。

河北遷西,礦區變景區。圖為灤河的一級支流長河帶狀公園。

天津市民正在海邊接受訓練。這句話的照片來自新華社。

京津冀地處華北平原,三地山水相連,錯綜復雜的海河流域水系將彼此緊密聯結。然而,多年來,海河流域以全國1.3%的有限水資源量承載著全國10%的人口,以及京津冀等26個地級以上城市的生產生活用水,水資源供需矛盾十分突出。

生態環境具有鮮明的地域特色,促進了京津冀合作發展,在生態環境保護領域具有最高的條件和基礎。同時,安全的水資源和水環境是實現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前提。因此,必須加快建立保護九州水資源與防治水污染的聯動控制機制,穩步改善水環境質量,成為支撐三七高質量發展的“正手棋”。

現狀:三地水資源和水污染問題突出

流域年均水資源量2950億立方米,人口眾多,工業農業用水需求量大。近幾年來,南水北竹線的開通增加了京津冀地區的水資源量,但仍無法滿足區域發展的需求。據調查,九州市開發河口區表面積水資源達98%,流域自然面流量小,生態型流量難以保證。一些主要河流出現季節性防波堤,河流自潔能力較差。此外,流域產業結構突出,人口密度高,大量生產生活污水得到有效處理,但污染物總量受到污染。遠距離超天體的污染能力,水污染問題依然嚴重。

近年來,京津冀在區域水污染防治方面采取了一些協同措施:

一是構建水污染合作機制。國家關系委員會成立了京蘇冀及周邊地區水污染防治合作委員會,完成了京都都道府水污染突發事件預防機制的合作,建立了環境執法聯動機制,并公布了《箕心角流域洪水環境污染應急對策措施》和水污染防治。我們開發了聯合委托檢查和漁民聯盟執法線。水污染應急培訓。

二是實施流域協同治理。三地簽署了《京津冀區域環境保護率先突破合作框架協議》,針對永定河、北運河、潮白河等重點河流水污染問題制定了《京津冀協同發展六河五湖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總體方案》,旨在共同改善流域生態環境。

三是促進流域橫向生態補償。在生態廳、生態廳等部門的指導下,京畿道建立了米庫莫大壩的生態補償機制。Tsuji最后討論了Tyoizutsu下游的橫向生態補償問題。補償資金主要支持冀上哈雷町區的水邊治理、水生態和水資源保護等業務。水主要污染水源,有效保障了兩大重要水源地的安全。

原因:污染防治碎片化 資源保護條塊化

盡管重點區域水污染保護已達成共識,但流域水資源保護和水環境完整性改善存在水污染防治分散、水資源保護受阻等問題。根據2018年中國生態環境狀況,2018年海域為中度污染,斷面數及以上斷面數為46.3%,比全國低28個點。水質狀況不僅限于長江、黃河、珠江等主要流域和水環境。

究其原因,京津冀目前缺乏類似大氣污染防治領導小組這樣的高層次統籌協調,導致三地水污染防治協同組織的約束力不夠強,協同治理合力有待提高。京冀、津冀雖在流域局部開展了水污染協同治理,但尚未形成以海河全流域水系為單元的京津冀一體化協作治理模式。

據調查,三區水環境監測點集中在建設區與行政區域交界處,農村及支流水系的監測點相對較少,相關部門之間的合作薄弱,整個流域水環境監測網絡體系尚未形成。水的來源是復雜的,它的特點是污染物的多樣性、覆蓋性、儲存性和特性。目前,京津冀水污染源分析不充分,規劃、技術、標準不統一,水污染對策效果與效果參差不齊。

此外,按照行政區劃實施屬地水質達標責任考核,沒有建立以流域水系為單元的一體化考核機制,治理效果多體現為暫時性、局部性成效,流域水環境質量的整體改善空間還很大。

水資源保護協同控制機制的構建

京津冀協同保護、治理水資源問題,是探索生態文明建設有效路徑、促進人口、經濟、資源、環境協調發展的需要。因此,筆者建議,以政府為主導,激活市場配置力量,構建更高效的京津冀水資源保護與水污染聯防聯控機制,統籌推進海河流域水資源保護、水污染防治、水環境治理、水生態修復、水澇災害防范,促進區域社會經濟發展與水空間、水資源、水環境和水功能稟賦相適應、相協調,服務保障京津冀協同發展。

首先,對九州市水資源保護和水污染防治體系的相關結構進行了實證分析。提升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水污染防治隊伍標準,提升全區水生態環境保護管理和保護機制,優化三木島石河佑的水資源保護和水污染防治模式,以及中部海域。政府間橫向生態補償制度以水量和水質為基礎。建立了河湖長度管理的革新,建立了太子楚國制度,實行了環線制度。

其次,健全京津冀水資源保護與水污染防治制度體系。開展京津冀水資源保護與水污染防治聯合立法,制訂京津冀水污染防治條例,出臺統一的限制、禁止、淘汰類產業目錄,開展負面清單管理。建立排污口生命周期管理制度,探索跨界重大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促進流域水環境保護、水生態修復、水污染防治等專項規劃的“多規合一”,統籌配置治理資金、技術和人力。

再次,優化了京津冀“摩天大樓”和“角角”監控優化系統。建設市、市、州五級水環境監測系統,布點科學、密度合理、智能響應部(市)重點節水企業。利用物聯網技術、衛星遙感技術、大數據技術、人工智能技術、數據共享與決策科學的總量控制與信息元素、水環境監測與監測綜合控制平臺、預警預報技術等,構建了指揮管理一體化。

同時,構建流域水系綜合治理工程體系。以流域水系為單元,協調以白洋淀、密云水庫等湖庫為核心的上游干支流水庫群與中下游水系生態之間的關系,加強永定河、北運河等流域綜合治理,點源面源內源同治、左右岸上下游共治,實現水系連通、水體循環,特別注重改善中游段水體流態,提升河流自凈能力。通過自然修復和人工撫育措施,提高承德、張家口等地區林草覆蓋率,減少水土流失和土地沙化,增強海河流域上游水源涵養、水土保持等生態服務功能。

最后,加強水資源保護和水污染防治。以流域規模為中心,突破行政區劃界限,劃分有關地區和部門的權責,對評價標準和問題激勵機制進行評價。對重要生態功能區,對節水、水質、水效率、生物多樣性、失水管理面積等綠色發展指標進行評價,評價結果作為調整、選拔地方領導的重要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