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日本作家的中国情缘与文学创作

  • 时间:
  • 浏览:8
最佳回答


谷崎纯一郎是日本著名的美学家,曾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代表作有《细雨》、《秦欢夜》和《顺金秀》(图、图)。他两次访问中国,并与许多中国文人进行交流。这部作品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谷崎的中国婚姻交流史也成为中日基金会的话题。

因“文”成旅:幼时的中文素养与中国旅行

1886年谷崎纯一郎出生在日本东京。年轻时,这句话的才华并不出众。进入大学后,谷崎骏受到波德代尔、爱伦坡和王尔德的影响,逐渐走向文学创作。他早期的国学经典和对国学的坚守,对他的创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由于中国古代文化对日本的深刻影响,汉学一直受到日本文人的尊崇。即使在明治维新初期,日语吸收了大量欧美外来语言,翻译们也力求寻找合适的汉字代替。在这个时期,一流作家必精汉学,如幸田露伴、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佐藤春夫等,不但精通汉学,还创作了大量汉语诗歌和俳句。

6岁时,刚上小学的谷崎骏就开始教中国古典文学。英田诚一是一名教师,受过很高的国学教育。当她13岁时,她把它送到了中文学校。1922年,藤崎骏在第一次中国之行后写了一篇短文《中国的爱好》,并写给她:“小时候上过中国文学学校,母亲教了十八个教学大纲。”,谷崎骏可以成为一名小说家,他认为童年时期的环境起着重要作用。他说。他从小就向稻谷学习,后来留下了许多形式各异的作品。1910年出版的小说《麒麟》是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象征。

自幼受汉学熏陶,使谷崎对中国心驰神往。1918年10月,谷崎实现了首次对中国的深度之旅。他先经沈阳到达北京,再从北京抵达汉口,然后乘船沿江而下,游览庐山后再行至南京,之后坐火车到苏州、上海、杭州游览。这次访问一直延续到12月上旬,他从上海坐船回国。1926年1月,谷崎再度乘船来上海旅行,在上海寓居一月后回国。这两次中国之旅为谷崎的文学创作留下了大量素材,为其创作转型奠定了基础,同时也成就了谷崎与中国文人交往的佳话。

我正处在旅行的边缘。这是继中国旅游之后,东方文化之美的回归。

第一次中国之旅后,谷崎在随笔《观中国戏剧》中道出了自己到访中国的一大缘由——观赏中国戏剧。他写道:“如果去中国,我想尽量多转转剧场,这是我最初就有的希望。”到达沈阳后,谷崎就迫不及待地请求友人带他去剧场,虽然友人劝他到北京再观看戏剧,但还是带他到了平康里一个名为“中华茶园”的剧场。到达北京后,他又多次提出看戏,在朋友的讲解和翻译下,谷崎逐渐对中国戏剧有了自己的理解,并沉醉于音乐的韵律。他说:“和西洋音乐不同,中国音乐流露出与日本人共通的情感,在表现悲伤的地方让人感到悲伤,在表现勇猛的地方让人感到勇猛”。谷崎还评论了梅兰芳、尚小云、王凤卿等戏剧演员的表演特色。到长江沿岸城市后,谷崎还看了在苏州、杭州和上海流行的新剧。

旅行期间,他对在青黄游泳和品尝中国菜的经历感到满意。回到日本后,他发表了《苏州日报》、《中国旅游》、《秦皇安之夜》、《西湖月亮》、《中国戏剧》、《索托巴》、《徐如》等随行作品。

第二次中国之旅,谷崎实现了其作品《中国旅行》里写到的“下次要在春天时再去一次中国”的愿望。这次旅行,谷崎大部分时间都寓居上海,在内山书店老板内山完造的介绍下,他与郭沫若等上海新文化和新文学人士会面交流。这次中国之旅后创作的《上海见闻录》和《上海交游记》记录了旅行的见闻和收获,成为反映中日作家友好交往的珍贵资料。自此,谷崎与中国作家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1927年6月,田汉赴日本考察,在关西受到了谷崎的迎送和热情接待。1956年,欧阳予倩率中国京剧团访问日本时,谷崎特意赶到箱根,两人畅叙友情。欧阳当时赠送谷崎的长诗《欧阳予倩君的长诗》,裱装在谷崎居所“雪后庵”的客厅里,成为中日文化交往的一个见证。

谷崎骏不仅创作了与中国有关的文学作品和散文,而且对中国创作的热情也影响了当时的日本文学。芥川龙介从《钱环》中以南京为背景写了一篇短篇小说。佐藤昭夫的“李太白”是在谷崎骏的推荐下宣布的。谷崎骏是在许多文人的推荐下前往中国的。当然,这两次中国游记对谷崎骏影响最大的是东亚文学的回归文学创作。随着西方文化影响东亚的高潮,谷崎骏开始反思东亚文化和文学的精髓。他的作品《粉雪》一直在追求东方文化之美,并渗透到他的文学作品中。

在《所谓中国趣味》中,谷崎写道:“今天我们这些日本人看起来差不多都已经完全接受了西欧的文化,而且被其同化了,但出乎一般人的想象,中国元素依然顽强地根植于我们的血液里,这令人惊讶。近来,我对此尤有深切的感受。有不少人以前认为东方艺术已经落伍了,不将其放在眼里,心里一味地憧憬和心醉于西欧的文化文明,可到了一定的阶段时,又回到了日本趣味,而最终又趋向于中国趣味了。”陈世华 谢宗睿

一位日本作家的中国情缘与文学创作相关搜索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