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抗疫:中央之力與地方之力

  • 时间:
  • 浏览:4
最佳回答

日本古代:中央政權與鄉村政權

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日趨嚴重,日本于4月9日宣布進入“緊急狀態”。5月4日又決定將即將到期的緊急狀態延長到5月31日。

最近,當我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感覺很極端。武漢在我們日本人民身上經受了數百次的苦難。我安慰自己。東京的情況并不比紐約和歐洲國家糟糕。但這些方法都沒能減輕我的灼傷。

于是,我走到窗邊,隔著玻璃仰望天上的白云。不知不覺中,我似乎找到了引發焦慮的罪魁禍首——它并不是我對新型冠狀病毒這種被稱為“21世紀人類挑戰者”的病原體的憤怒,而是我對自己所在的國家日本,以及對日本政府在面對疫情時種種表現的強烈不滿。

截至4月23日,東亞國家和地區公布新型肺炎病例數,包括中國6個島嶼、臺灣1個島嶼、韓國11個島嶼和日本371個島嶼。這一數字表明日本安倍晉三政府自欺欺人,也清楚地表明日本政府的抗日措施明顯不如周邊國家和地區。

在疫情爆發之初,絕大多數日本國民都對安倍政權滿懷期待。因為,安倍是日本歷史上在任時間最長(8年4個月)、經驗最豐富的首相。所以,大家都相信他能夠迅速拿出行之有效的應對方案。但是,眼前的事實讓我們不得不懷疑,這位“日本國王”是不是已經到了黔驢技窮的地步。如果答案是“NO”,那么新冠病毒肺炎感染人數應該是0人,而不是上萬人。畢竟安倍經常自詡“日本是亞洲唯一一個擁有世界頂級制造業和服務業的國家”。

所以,就在不久前,日本人民終于鼓足勇氣忍受了這個聲音。安倍先生裸奔。例如,4月19日,曾在安倍第一屆政府(2006年至2007年)擔任厚生勞動省大臣(相當于中國公共衛生廳廳長)的谷澤一彥在其推特上對安倍說,“誰決定了日本的抗疾病措施?”是總理官邸里的腐敗官僚,還是一直崩潰的專家會議,還是無能的厚生勞動省官員?為什么政治領袖要面對政治決策?為什么不讓任何人站出來反對壞名聲呢?我擔心安倍首相可能已經停止思考。自民黨正在失去向首相道歉的權力。

4月22日,舛添要一繼續發文表示:“今天在新冠疫情對策總部見到了安倍首相。他說話時有氣無力,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這讓我很擔心。同時,也勾起了那段他在第一次執政時,因為身體狀況欠佳而突然辭職的‘噩夢’般的回憶。”

世界各國都在一定程度上提出了防疫措施,但只有日本安倍政府的對策受到譴責。他們向全國人民投下了兩億日元的面具。任務開始后,全日本都做了一個面具表示不滿,因為面具太小,不適合成年人。面具里有蟲子還有霉菌的味道。最后,安倍感到不安,宣布召回所有口罩。

后來,日本內閣又對外發布消息稱:給予貧困人群每人3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萬元)的救助金。但是,因為領取手續過于復雜,這項“福利”最終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在許多醫院,由于沒有“PCR檢測”篩查冠狀病毒的能力,病毒感染導致的死亡人數迅速增加。不過,日本政府并不打算迅速增加檢查設施和人手。由于醫院感染頻發,日本家庭陷入醫療服務體系的崩潰,但日本政府不會干預。由于許多日本人沒有足夠的口罩,他們每天都在藥房門口忙碌。店主正等著買這件商品。這就是日本的現狀。

接下來,讓我們從稍微高一點的視角俯看日本。1868年,日本通過明治維新“脫亞入歐”(即脫離亞洲,躋身歐美列強行列)。1945年,由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慘敗,“日美安保”體系確立。基于《日美安全保障條約》,日本成為了美國在亞洲的“附屬國”。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是明治維新時期崛起的長州藩(今日本山口縣)的后裔。同時,他也是于1960年強行修改《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的原日本首相岸信介的外孫。換句話說,安倍可謂是“脫亞入歐”和“日美安保”的象征性存在。

但舊的“日本昂貴的船只”似乎不再適合它的名字。更確切地說,日本不是世界強國、強國、先進技術先進國家。

但讓人略感欣慰的是,日本地方政府正在竭盡全力阻止毀滅性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發。比起安倍政權的“中央之力”,47個都道府縣(日本行政單位)的“地方之力”更勝一籌。北海道知事鈴木直對外宣布北海道進入緊急事態,并稱“如果國家不作為,我們來做”。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連同大阪地方政府頒布獨立救援政策及自救強制措施。其他縣知事紛紛響應,陸續出臺各自的抗疫對策。

這些“地方大名”的運動與明治維新前江戶時代的幕府制相似。其中最為相似的是江戶時代以前日本以德川幕府為中心的中央集權國家,但與全國約有280名漢族人發行貨幣,實行強有力的地方政府基本相同。

現如今的日本之所以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地方自治,主要是因為大部分的地方稅金都上交給了國庫。如果日本的消費稅被地方稅替代,那么日本將在一夜之間,回歸江戶時代。

為了應對新型肺炎的流行,辦公室成為日本公司的主流。這就引發了“edomae回歸”的流動。將來,如果正式的內政形式固定下來,工薪族就不必住在狹小的東京。搬到城市周邊地區和農村的人住,不舒服嗎?

另外,即使日本回歸江戶時代,也不會再次閉關鎖國。國際貿易可以和其他事務一樣,由各地獨立推進。比如,九州和亞洲國家和地區互通有無,北海道和俄羅斯有無相通。

這次瘟疫過后,日本應該慢慢走過明治維新和日美兩條街道,回到江戶時代。日本人也放棄了“大國夢”,重新獲得了各種個人生活方式。回到狐貍那里多看看。